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语时光

(*^__^*)

 
 
 

日志

 
 

老屋,安在?  

2016-08-28 11:24:59|  分类: 文友原创投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屋,安在?

                                                                      文/陈养锋

在月光朦胧的夜晚,在细雨蒙蒙的黄昏,默默地思念远方的它,也是一种幸福。悠悠的温馨中牵绊着几丝淡淡的伤愁。

那天,母亲告诉我——家里的老屋要拆掉了。恍然间整个身体不由地震了一下。我不曾想过老屋有一天会倒下,甚至会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找寻不到一丝痕迹。童年的记忆深深地扎根在老屋的土根中,脱漆的木门上都有回忆的味道。长眠的黑夜里裸露着不眠的担心,害怕老屋消失在视野里、记忆力……

面对老屋,我知道我会流泪。或许我的拙笔无法雕琢它的形体,但脑海中的它却挥之不去,刻骨铭心。那褐色,如祖父的脸庞;那凸起的,似父亲的脊梁。古色古香的梨木家具,其清香沉淀于清风的怀抱,青砖墨瓦,层层叠叠。老天爷不时从天空中落下豆大的雨点,打在青砖墨瓦上,弹奏出美丽的韵律。那条不知被祖辈们赤足磨光磨亮的青苔泥路静静地躺在老屋门前。屋后有条清水渠,可供淘米、洗菜、洗衣服等用。它将整个村庄围在一块儿,如永不停息的血液,滋养着家乡勤劳善良的子民,映射出了岁月难以磨灭的记忆——老屋。

我是祖母牵着一步一步长大的,那时老屋正值壮年,身子骨结实,和祖母一样硬朗。祖母是个农村妇女,斗大的字儿不识一个。但我知道,祖祖辈辈美德传承的精髓是通过祖母传给我们的,老屋亦时刻记载着祖母的故事,从不间断。儿时的我就开始出现在老屋的记事本里。记得那时,晨光印染了半山腰,祖母利落地在老屋中穿行,我的耳边总能飘起木板嘎吱的声响。紧接着,她会竭力地叫喊我的乳名,夹杂着窗外公鸡的打鸣声一起充斥着我的耳膜,我总是极不耐烦地离开被窝。然后洗漱一番,端一把凳子,手中捧着语文课本,靠着老屋的梁柱,晨光穿透惺忪的睡眼,打一哆嗦后开始反复地晨读,直到朝阳掠过老屋的眉间。

祖父在世时,一家老小拥挤在老屋中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其乐融融。祖父把一生的光阴和汗水都抛洒在家里几亩黑土中。每至夕阳染红了天边,余辉洒落在青苔泥路上,祖父便坐在门槛上,掏出烟袋,划根火柴,然后弯下身,嘴里若有若无地念叨,一脸憧憬地朝路的尽头张望。而就在那时,我都会背着书包一下子跳跃在祖父的怀里。他祥和地朝我微笑,露出一排松黑的牙齿,眼里包含着浓浓的爱意。我趴在他的大腿上,天真地拨拉着他那斑白的须发。此时此刻,老屋斜切下一溜阴凉,给爷孙俩缔造了爱的天地……

祖父走了,在那个该死的夏天。我家也从老屋搬了出来,崭新的砖瓦房从地里窜了出来,像孤傲的将军挑衅身旁的老者,而它,默然不动,独自死守着伤悲。渐渐地我开始疏离了老屋。

当我从西安返回老家时,看见老屋的容颜时,发狂的蓬草张牙舞爪地侵袭着老屋伤痕累累的胸膛,老屋的脊梁逐渐被虫子吞噬,枯黄的檐梁在颤抖,心里顿时好象被针扎了一下。漂泊的心再也没有了原来那份可以寻觅的栖息之地。

逝去的永远不会再现。老屋,你编织了一个游子仅有的故乡梦,你放飞了一段属于你我的记忆,让我再次抚慰你的胸膛,触摸你的脊梁!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