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语时光

(*^__^*)

 
 
 

日志

 
 

打麦  

2016-08-26 08:47:13|  分类: 文友原创投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麦

                                                                                          文/李愈芸


        这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

      家乡有句农谚:“芒种不割草棵里歪,夏至不打飞上了天。”说麦子呢!到了芒种时节,小麦的秸秆枯败得弱柳扶风,一不小心,就会栽进疯长的杂草丛里;收回的麦穗到了夏至边还不脱粒,会生蝴蝶,一碰麦穗,细小的粉蝶雪花般纷飞。因此,种庄稼不误农时才可多些收成,少些折耗。趁天气响晴,正好打麦。

     收回的麦捆堆放在生产队保管室的空屋子里,杂乱地码上去,小山一般。屋里阴暗潮湿,弥散着浓重的陈腐气息。它们不动声色,静候着阳光的漂洗,连枷的击打。

   谷场整饬一新,凌乱的杂草悉数铲除,那些坑坑洼洼处,已用粘性黄泥填补起来,再使牛拉石磙碾压瓷实。弃置的杂物、垃圾用笤帚一扫而空,清净、光洁得像一面镜子。就像搭建了一座宽敞的舞台,只等一场盛大的演出开场。

     太阳跃上东山之巅,一道道光芒像锐亮的箭镞,洞穿轻纱般的岚烟,射向大地,刺得人亮瞎了眼,炽烈的热度触手可及。一捆捆麦子立在场上,尖细的麦芒直指天空,像支支巨大直立的拂尘。捆麦子的是当年生的毛竹剖成的细竹条,柔韧性很好。它们被拦腰束住,就有了小蛮腰。解开麦捆,将麦秸一束束均匀、整齐地铺在谷场上,约两寸厚,谓之“铺场”。从谷场的一端起始,后一行压在前一行的上面,错开麦穗那么一段距离,一行行地铺下去,直至铺满全场。远望,像铺了床巨大的金色的地毯,又像屋顶上的瓦片。这样晾在太阳底下曝晒,等麦穗晒干变燥才好脱粒。

     五月麦子黄,处处连枷响。保管室的木板楼上蛛网片片,从杂物堆里翻检出连枷——那是去年打黄豆、高粱用后搁上去的——抓把稻草擦去厚厚的灰尘,丢进水坑里浸泡。干燥的连枷吸水后,就有了质感,有经久耐用。

     连枷是一种手工脱粒工具,它构造比较简单,由柄杆、横轴、竹条编成的拍子、楔形木块构成,但要描述清楚,却非易事。柄杆长约两米,粗可一握,以杉木居多,轻巧直挺。粗的那头端顶凿一孔眼,横贯五六寸长的木轴。木轴材料必须坚实,选用青檀或栎树为宜。一头固定在柄杆上,长出的部分,与绾结竹拍的楔形木块相连接。这木块一尺来长,宽的一端也有一圆孔,大于横轴的直径,套在轴上。圆孔往下间距两寸许,一线凿有两眼方孔。拍子多由竹条编成,将竹茎剖成宽度一致的竹爿,弯成“U”形,最里层开口很小,往外渐大,一根根套上去,像扩散的抛物线,一组四五根,串挂在两个方孔内。再使青桐树皮或苎麻将竹条紧密连缀起来,编成两尺来长、六七寸宽的竹拍。为牢固起见,一般捆扎两道。手持柄杆上举,力道用在竹拍上,使之在空中绕轴翻转,再平稳落地,以拍击植株,便可脱粒。

     谁家的公鸡叫中了,听起来像若有若无的微风。黄莺藏在树荫里唱,鸣声像林间滴落的清露,又像水生生的秋萝卜。布谷鸟总是高天流云一般,行踪不定,清远的啼啭响彻云霄,更添了小山村的僻静。有钱难买五月旱呐!天气晴得骇人,蔚蓝的天幕上,狗舔的一般干净。时近中午,白炽的日头,像一枚呼呼燃烧的赤金,溅落大朵大朵的火花。黄澄澄的麦秸,辉映着油彩一般的阳光,灿烂得像幸福的笑容。热烘烘的空气中蒸腾着麦草沁人的清香。经受日光的炙烤,麦穗变得干燥,发出轻微的爆裂声。

     “打场啰!”队长大嗓门高音喇叭一般。不消片刻,光着膀子、肩搭白布澡巾的男人们,穿着薄衫、头顶草帽的女人们,个个手持连枷,齐刷刷聚拢到谷场的一端,循着麦秸铺开的走向,一字排开,相向而立,间距两三米远,站成两行。像对峙的兵士,只等一声令下,好挥戈上阵,捉对厮杀。场上纤尘不飞,静水无澜,似疾风骤雨来临前的沉寂。“打!”队长大吼一声。顿时,像有谁指挥似的,一排连枷高举,竹拍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绕轴旋转,犹如群鸟亮翅,恰似波涛翻腾;另一排连枷早已同时着地,如一只只巨掌,“啪”地拍击在麦穗上,掷地有声,震耳欲聋。两排连枷此起彼伏,轮回不息,行云流水一般;两队人马步稳扎,身体一曲一伸,俯仰生姿,远望像在循环做人浪。“噼——啪,噼——啪……”,连枷声节奏铿锵,强劲有力,像急促的鼓点,声声敲击着人的心扉,点燃了人的激情,一听就想冲锋陷阵,放手一搏;又如滚滚春雷,气势壮盛,山呼谷应,震得谷场也微微战栗。连枷落处,麦粒飞溅,轻尘纷起,草屑四散,大有“千骑卷平冈”的意味。像演对手戏,一般对立的两人一组,既配合默契,又顾及整体,步调一致,动作协调。一处打好,沿着自己的地盘,一人后撤一步,对手则跟进一步,进退有据,腾挪相契。偌大的谷场上,像演练一场舒展、奔放的集体舞蹈。

       打麦一般打完全场才可停歇。

       面对面地打,这行人口中唱:“手握竹柄五尺长,连枷飞舞麦粒香;细细翻来细细打,颗颗粮食都归仓!”那行人则应和着节奏打号子:“嗨唷哇来呢唷!嗨唷哇来呢唷!……”此情此景,酷似表演一出气势恢宏的歌舞剧!尽管打连枷的人满身是汗水,可谁也不让手中的连枷少转个圈儿。待到“麦草枯”上面的麦粒打净后,打麦人手持连枷柄,将“麦草枯”下面的翻转过来,继续用连枷打。完全打下麦粒后,除去草枯柴,清理出麦粒,再在风中扬干净。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