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语时光

(*^__^*)

 
 
 

日志

 
 

怀念黑子  

2016-08-18 21:30:17|  分类: 文友原创投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念黑子

                                                                                           文/王欣          


       每天早上,我都会碰到对面楼里出来一位中年妇女,穿着睡衣领着一条小狗,到我们楼外的草坪遛弯。那条小狗,一身纯白的毛发,跟兔子大小差不多。它调皮地蹦来跳去,抓抓月季、摇摇夹竹桃、就地打个滚……当我走过它便跑来,嗅嗅我的裤脚,舔舔我的鞋子,很是亲热!主人再三呼唤它才离去。望着它不舍的背影,我的眼前总浮现出儿时家里养的一条狗——黑子。

       黑子刚到我家时,还是个小不点,全身的细毛乌黑发亮,一双大眼睛亮晶晶。我和弟弟妹妹都很喜欢它,抢着抱。一不小心弄疼它,它瞪起圆溜溜的大眼睛 “汪——汪——”地叫,很委屈的样子。我们无奈地放手,它撒开小脚丫,一溜烟似的跑开,跟我们玩起捉迷藏。一会钻到桌子下、一会挤进竹篮里、一会又爬进炕洞……

   记得那是冬天的晚上,它和我们一起在热炕上嬉戏。弟弟教它练倒立、翻跟斗,妹妹教它逮沙包、拿毛巾,我则教它说话、打招呼……它成了白菜心,我们最最喜欢的玩偶,须臾不离的好伙伴。夜深了,玩累了,弟弟干脆喊:“黑子,黑子,跟哥哥睡!”真的就抱着它钻进被窝。它不习惯呀,在里边扭来扭去,挣扎出弟弟的怀抱后又在被子下钻进钻出,很不安生,惹得母亲动了怒,找来一个纸盒子,铺上破棉絮,把它放进去,它竟然乖乖地缩成一团,安安静静地睡了。就这样,我们的炕头有了它的小窝!它成了我们家不可或缺的一员!

      “黑子,吃馍!”吃饭了,妹妹把自己的馒头撕一块叫着,待黑子跑过来张口要吃,她又高高扬起,黑子跳起来去抓,她又扔出去。看到黑子不得不跑过去,她乐得哈哈笑!弟弟才绝呢,逮来一只麻雀,用绳子拴了,在黑子面前挑逗,一次次让它看到希望又破灭。我们的黑子真是执着啊,不达目的决不罢休。它死守着、抢夺着,不错失一次机会,最终得到美味!瞧它乐滋滋地躲到一边去享受佳肴,弟弟更开心!想法设法给黑子改善生活,爬树抓知了、挖洞灌黄鼠、下池塘摸鱼……

     黑子慢慢长大了,成了我们家尽职尽责的哨兵!一根细链子拴着它,它就站在前院的树下。白天黑夜,只要有陌生人走过,它就“汪汪——汪汪汪”叫个不停,直到人家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人进屋,它就边叫边跳,熟人还则罢了,若是生人根本无法靠近,它那凶猛的样子,非得把人吃了不行!直到有了主人的呼唤才放行。弟弟这时骄傲的不行,常常带了黑子出去玩,还和同伴家的狗比试高低!不是比打架,而是比抓田鼠、野兔……有了猎物,他们就像凯旋的将军,威风凛凛回家来。

然而,好景不长,黑子犯错了。一天,弟弟忘记拴,它自己在门口溜达。前街的一个小男孩路过,拿着一个柳条甩来甩去地玩,黑子以为要冒犯它,毫不客气地反击,狂叫着扑上去咬了人家。孩子吓得大哭大喊,母亲闻声赶紧跑出来,看明情况在黑子身上剪下一撮毛,烧成灰,一边附在那孩子被咬出牙印的腿上,一边狠狠责骂黑子。孩子他爸来了,气得不行,母亲连连赔着不是,就势踢着黑子,还叫弟弟拿来鞭子,要收拾这不长眼的畜生。黑子好像明白了自己的错,耷拉着脑袋,蹲在一边,不敢叫了,任凭主人惩罚。看着母亲拿鞭子抽黑子,弟弟一边用身子护着一边哭喊:“打我吧!打我吧!”我和妹妹也站过去,用哀求的目光看着那位叔叔!他看看孩子不要紧,也只好作罢,只是临走说了一句:“黑子再咬人,小心没命了!”我们松了一口气,母亲再三嘱咐弟弟,一定看管好黑子,再不敢疏忽,如果伤了人真的不得了!

暑假里,西瓜快成熟了,搭起瓜棚,看守的任务责无旁贷落在黑子头上。天太热,弟弟姊妹不乐意去瓜地,我是老大义不容辞地给它送吃的、喝的,白天和它一起看瓜。火辣辣的太阳照着,黑子蹲在瓜棚边,吐出长长的红舌头,“呼——呼——”直喘气。它瞪圆了眼珠,虎视眈眈地扫视着它的领地。四周静极了,偶尔一声 “知了——知了——”。我摸摸黑子的脑袋、拍拍它的身子,告诉它:“这会没人捣乱,乖,睡吧!”它明白了,躺下来,支棱起耳朵,那耳朵可敏感了,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知道。瓜棚里好闷,热得人眼睛迷糊,带去的书没看几页我就睡着了。

“汪、汪汪——”黑子的狂叫声惊醒我,赶忙跑出来,它要把铁链挣断似的怒吼着!循着它狂吠的方向望去,一个大叔在地头猫着腰。我一边故意大声说:“黑子,黑子,叫啥呢?”一边不经意地张望。那位大叔听到了,站起来,抬起头不好意思地往前走走,笑笑说:“我看看,看看你家的瓜熟了没有!”“怎么样呀?大叔!”我热切地问。“再过几天就可以摘了!”“谢谢您!”大叔走了,我抚摸着黑子光滑的脑袋,夸奖它一番!它舔舔我的手臂,蹭蹭我的裤腿,像个温顺的孩子。

晚霞满天的时候,弟弟来了,领了黑子逮知了!渠岸上有一排排整齐高大的白杨树,枝枝叶叶很是茂盛。白天知了在树丛中唱歌,晚上有的到矮树上、草丛中蜕壳。很快,黑子练就了一身火眼金睛、捕捉金蝉的本领,它只要走走嗅嗅,就会发现目标,猛地一扑一抓一甩,一个知了惨叫着就到了弟弟的手里!他们常常满载而归,我们就找个土坡,挖个坑,把知了用泥巴糊住,架起柴火来烧!闻到香味,熄了火,再捂一阵。等泥巴凉一些,剥出知了,撕开它的身子,露出一点白白嫩嫩的散发幽香的肉来,小心翼翼地捏住,慢慢送进嘴里,细细品尝,真是绝佳的美味!我们经常乐此不疲,黑子成了大大的功臣,弟弟对它更加宠爱,经常带它去池塘洗澡,去街市寻肉骨头……

就在我们一家和黑子享受着天伦之乐和无穷趣味时,惨剧发生。那天,弟弟带黑子出去玩,天快黑了,不见黑子回来,我们慌忙四处寻找,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呀!最后,它自个回来了,摇摇晃晃,一到大门外就倒下了。我们急忙围上去,它浑身颤抖着,嘴里吐出白沫……“黑子,黑子,你咋啦?”妹妹惊恐地大叫!“妈——妈——快来!黑子病了!”弟弟飞跑进里屋。我忍着泪轻轻安抚它的头、身子,极力想减轻它的一些痛苦!它吃力地睁开眼睛,显得那样忧郁、悲哀,好像在说:“对不起,主人!我要走了!”它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了,头歪过去,眼角渗出泪来!我和妹妹大哭:“黑子,黑子,你醒醒!”妈妈闻讯端着水、弟弟拿着肥皂来了,他们撬开黑子的嘴巴,把肥皂水往里灌,可是水进不去了!

“黑子被人毒死了!”妈妈无奈地说。“黑子,黑子,你不能走!”弟弟抱住它,捶胸顿足嚎啕大哭。“黑子,黑子,都怪我!”原来,弟弟前几天和几个伙伴比试高低,输了,被人抽着鞭子当马骑!黑子看到主人遭欺凌,毫不客气咬人家!别人也有狗呀,于是引起一场混战!它成了众矢之的!终于,今天,遭遇不测、被人暗害!听了弟弟的话,我们哭得更伤心!夜已经很深,弟弟还呜呜咽咽不肯离去。

我们最最忠实、英勇无畏的黑子走了,我们把它埋在屋后的核桃树下!一抬眼,看到核桃树的枝枝叶叶就像看到黑子跑前跑后,听到树叶的沙沙声,就像听到黑子欢快而急促的叫声。它没有离去,它没有离去,它就在房前屋后、就在瓜棚地头……

三十多年过去了,从农村到城市,见到无数的大大小小品种各异的狗,然而最最怀念的难以忘情的还是儿时家里的黑子。它那无怨无悔、忠于职守、坚定不移、执着勇猛的形象在我的心中扎根发芽,长成了一棵高大的核桃树!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