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语时光

(*^__^*)

 
 
 

日志

 
 

原创投稿:想起爷爷  

2016-08-12 11:31:21|  分类: 文友原创投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爷爷

                                                                                          文/ 王娟

        又到了麦子扬花的季节,距离爷爷去世的那个夏天已经过去整整八年了。清明节去扫墓,边清理坟边的青草,边问儿子:“这就是你老爷(老家的方言,对曾祖辈的称呼)的坟,你还记得他吗?”儿子郑重的点点头:“记得。我小时候老爷成天推着我去路口看汽车呢!”我摸了摸儿子的头,笑了笑,其实他哪里真正记得啊,那时他只有一岁多,感觉记得可能是因为我们常常提起的缘故。
         小时候,父母上班忙,一放暑假,书包一收拾第二天就回老家了。虽然平时见面较少,但爷爷从不娇惯我们。他常说:“人要有学问,还要有自立能力,不能想着靠别人,别人再有本事,都没有自己有本事顶用。”一大早,他就督促我们起床,洗脸梳头,扫院擦桌;上午督促我们读书写字;中午要跟着奶奶学擀面蒸馍炒菜,饭后教我们怎么洗碗;下午奶奶洗衣服我们得帮忙倒水晾衣服;晚上闲了,他就坐在院子的老帆布躺椅上,悠闲的给我们讲白娘子武则天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别的都好办,早起可是难事,他就往我和妹妹屋外窗台上放个广播,声音开的老大,我们把头埋进被窝也被吵得睡不成,只好噘嘴吊脸的起床……一个个假期就在老老小小忙忙碌碌斗智斗勇中过去了。
       爷爷重视读书的习惯由来已久且延续漫长。他常说,就算砸锅卖铁也要让娃们念书。爸爸他们小时候遇上三年困难时期,吃饭都是问题,但爷爷宁可自己再辛苦日子再紧巴还是坚持让三个儿子两个女儿个个都上了学。到了孙子这一辈,更是如此,只要谁考上高中大学,他就立刻拿一笔钱出来作为奖励。这种爱甚至延续到了陌生的孩子身上。我有次回家,见院子放了七八辆自行车,正惊讶呢,几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就涌进门来,熟稔的对着屋子喊道:“四爷(爷爷排行第四),我把车子骑走了。”爷爷应声答道:“好!骑慢些!”我忙问这是咋回事,爷爷说:“这是邻村的娃,在咱村里上学,学校没地方放车子,我就让娃们把车子放咱家了。 ”
        爷爷人缘好,常有人来找他喝茶聊天下棋。一有客人来,爷爷就让我们出来招呼,给客人端茶倒水。刚开始,我总把茶水倒的满满的,饭舀的都冒着尖,爷爷看了温和的纠正:“你对客人很热情也很有礼貌,不过俗话说“茶七饭八”,给人倒茶要倒七分满,舀饭要舀八分满,这才是对客人的尊敬。”我很惭愧的记下了。爷爷吃饭规矩很多,长辈客人没坐下小孩不能坐,长辈客人不动筷子小孩不能先吃,晚辈要主动给客人和长辈添饭,再爱吃的饭菜也不能吃独食,要放在中间跟大伙一起吃。
等到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爷爷多次叮嘱我:“工作一定要认真,好好教书。对上级要敬,对同事要仁,尤其对社会底层的人,更要尊重。人出来做事都不容易,要一视同仁。”爷爷这样教诲我,自己也是这么做的,这一点我记忆尤深。小时候,有一回村里来了个叫花子,一走一瘸,衣衫褴褛,身上又脏又臭,人见了都纷纷掩鼻避而远之。爷爷见了心里不忍,马上让我回去拿了两个刚出锅的白蒸馍、一洋瓷碗菜,还有他的几件衣服一起送给了那个叫花子,叫花子感动得不住口称谢。
       爷爷对别人很大方,自己却很节俭。夏天晒完麦子,他总会叫我们一起把遗落在一旁的麦粒一颗颗全都捡回簸箕。见谁要把剩饭倒饭,满脸痛惜,直喊太遭罪了。我们只要一说给他买衣服,他就连连摇头,立马走过去把他的大黑柜盖子揭开,说:“你看!满满一柜子,都新新的,买啥呢?你们娃小,花钱地方多,给你们自己攒着,爷啥都有呢!”
        2008年的夏天,84岁高龄的爷爷似乎知道自己天寿将近,拿出自己数额不多的存折,对我爸说,就用这个钱给他处理后事,儿孙们平时都很孝顺,对他很好,这就行了,人死如灯灭,后事一切从简。
        这些年,我独自一人在外求学工作,一切靠自己打理,居然也井井有条。外面的饭吃不惯了,就自己擀面;闲了累了,就跟爷爷一样看书听戏写字;来了客人,我也教孩子茶要七分满,待人要一视同仁,不卑不亢。
        今年清明,我回到了老家。爷爷的房间还是原样,北墙上贴着弟弟“三好学生”的奖状,半旧的茶杯还在那张原木桌子上靠墙放着,他爱看的《西游记》照例躺在炕头的抽屉里,他的手表还在窗台上滴滴答答的轮转。院子里的老梨树花开似雪,蜂舞蝶绕嗡嗡作响,东邻广播里悠长的秦腔飞过墙头落进院子,阳光穿过树枝婆娑一地安详,一切,恍如少时。
         “妈妈!”儿子的一声呼唤将我拉回现实。岁月匆匆逝,坟头草萋萋。爷爷真的走了!再也看不到爷爷了。任我如何想念———回老家的时候再也没有人站在十字路口焦急地等着我了……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