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语时光

(*^__^*)

 
 
 

日志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2010-05-15 11:17:1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是艾青的诗句,今天,我又想起了它。在这个全国哀悼日,打开电脑、电视,到处都是悲痛,我的眼里也溢满泪水。两年前的四川大地震,震惊了世界,揪痛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如今,玉树地震,又让人痛心难眠。

     地震,这个令人恐惧的字眼,不论何时提起,都是一种心的颤栗。5.12地震时,我正在电脑前,看见电脑在晃动,以为是自己把桌子碰了的缘故,随用手扶了扶,松手后,电脑仍在晃动,而且很厉害。这时,桌子也动了起来,紧接着窗玻璃在响,整个楼都在吼。我的脑子立即蹦出一个判断,楼要塌了,赶快跑。我穿着家居服和拖鞋,拉开门就往楼下跑。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有一个念头,跑。跑到楼半道,摔倒了,一只鞋摔出好远,顾不得穿,爬起来继续跑。当我跑到院子时,那里已站了一些人,仍有人相继从楼里跑出来,大家惊慌失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没听清他们在说什么。站定后,我感觉脚隐隐做痛,原来是刚才摔倒时崴着了,脚面略显浮肿。在院子站了一会,人们说没事了,我又上楼。我家在六楼,脚疼,心里又害怕,此时上起来感觉很费力,腿简直是软的。终于走到自家门口,才发现门是大开的,刚才逃跑时根本就没关门。心有余悸地进到家里,眼前一片狼藉,柜子上的东西七倒八歪,有几瓶葡萄酒也被震落下来打得粉碎,玻璃渣溅开了一大片。女儿房间的书柜倾斜了,摇摇欲坠,如果不是墙壁的支撑,恐怕早已倒了。我打量了整个屋子,放在高处的东西大都或倾倒或掉落,简单整理后,带上手机和背包,赶快下楼。

     街道上已经拥满了人,乱哄哄一片,大家手持手机,不停地拨打,相互询问报平安。然而,由于信号拥挤,能够拨通的电话不多。在弟弟商店的座机旁,附近的学生围了许多,他们都是等待打电话,在第一时间向自己的亲人互报平安。大约十分钟过后,我也接到老公的电话,他说已经打了无数次,终于拨通了。通话间,我忍不住掉下眼泪,语无伦次,我难以表达自己复杂的心情,刚才极度的惊吓,那天摇地动犹如世界末日来临的恐惧感使我在自己的亲人面前终于哭了出来。这时,人们陆续互相告知,刚才惊恐的一幕是地震,发生于甘肃,具体的就不知道了,因为大家都在街上,没人敢回家看电视,了解更详细的新闻。十几分钟后,老公回来了,我们不敢回家,徘徊在街道上,与众多人一样茫然不知所措。这时,女儿还在学校,弟弟很快去接了回来。女儿说,舅舅接她时,学生差不多已经接完了。女儿讲述了地震来时她们班级里的惊恐、混乱和逃离情形。当时老师正好在教室,反应快,大声说:“赶快跑”,学生们就朝楼下拥挤着喊叫着跑去,教室里留下的是凌乱的书包和摊开在桌面上的书本。女儿当时不知有多惊慌,但我还顾不上安慰,我给老家的母亲打电话,终于接通了,母亲说,村里的人都从家跑了出来。母亲年老,肯定是吓着了。

    晚间,我们带着被褥,随着人流去了公园广场。偌大的广场几乎找不到空地,人们或坐或站或躺,谈论的都是下午的地震,未消退的惊慌依然滞留在脸上。这个可怕的地震,或许会给每一个切身体验者留下心理阴影。那一瞬间,那似世界末日来临之际,成了人们永远的惊悸。五月的夜晚很凉,风刮到身上甚至有点寒意,有人穿起了棉袄,有人披着被子。我们没带更多的衣服,冻得发抖,最终抵不过冷而怵怵地回到家,可是谁又敢睡呢?十一点多,一次余震,震感明显,我们跑下楼去,看看别人无动静,又上楼,大约两三点,又有一次余震,又跑下楼去,一个晚上,我们就是这样在惊恐中度过。

    五月十三日,人们通过电视、报纸、收音机等各种媒体,已经更详细地知道了汶川的地震。大概觉得离自己的地方还算远,人们陆续回家吃饭、睡觉、上班。可是后来发生的几次较大的余震以及越来越多的传言,使人们再也不敢睡在高楼里,大家倾巢出动,把家带到了各个公园、广场和马路边等,只要是楼房挨不着的地方都搭起了帐篷。学校停课,单位放假,全市人民共同抗震。我们的帐篷搭在渭河公园的小树林里,一家挨一家,挤的满满的。白天,老公带着我们找吃的,因人们大都放假,营业的餐饮店不多。好不容易找到一家餐馆,我们在走进之前,尽管表面上大家看起来都很平静,可每个人大概都要暗暗观察地形,看是不是逃离很顺畅。进餐时,我们是急速的,餐馆里闹哄哄的,人们都是急速的,都想吃了赶快离开,到安全的开阔地。饭后,我们的车行驶在楼房密集的街道,此时若是地震,我们也是很难逃离,因为那高耸密集的楼房,足以掩埋整个大街。大街两旁的人行道上,全都支起了帐篷,各式各样,近几日,卖帐篷的老板可是大赚了一把,一顶两人小帐篷也买到了四五百,而在平时,那就是一百多。尽管这么贵,只要能买到还算幸运,买不到小帐篷而家里人又多的,就干脆买彩条布,四周支起木杆,将彩条布四面一围,再搭个顶,里面支床放凳子,一家人就这样蜗居抗震。

    抗震对大人来说是揪心的恐慌的,而孩子们则显得新奇。他们终于不用整天背着沉重的书包去学校,不用规规矩矩地坐在教室里听老师的训斥。他们在帐篷的周围三三两两地玩,打扑克、跳皮筋、捉迷藏,不用做作业的他们显得很快乐。一到中午,有餐饮店便来卖盒饭,社区也有卫生人员来进行消毒,似乎抗震生活已成了正常化。但帐篷毕竟不是家,潮湿、闷热,蚊蝇虫子很多。那些天太阳很好,天天阳光普照,翠绿的树叶随风微摆,看着小鸟在枝头快活地啁啾嬉戏,蝴蝶在草丛中飞舞,使人更加热爱生命珍惜生命。偶尔回家拿东西,空荡荡的大楼让我心生恐惧,我不敢在家里停留,洗漱换衣服等一系列小事情都是在快速进行中。老公承担了洗衣、整理房间等事务,他须在家里多停留一会,他说他是男人。抗震,也是个危难的时刻,此时身边有个这样的男人保护,我感到很幸福。尽管心里很恐慌,但仍然想了解地震灾区的情况,我打开电视,匆匆地看看新闻,那一幕幕凄惨的画面,常常使我忍不住恸声,那些鲜活的生命,那些曾经可爱的笑脸,此时都掩埋在一片片废墟下,我真的忍不住,眼泪不停地流下来,心也很痛。大自然是神圣的,古人敬畏之,而今的人们,不断地开采、挖掘、建设等,我们只有一个地球,人类还需延续,不能不为子孙后代堪忧啊!

    在帐篷里住了大约二十天后,我带着女儿去了上海,老公是后来去的。我们犹如逃荒的难民,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上海,下榻后,许多天来第一次踏踏实实睡了一个安稳觉。站在上海的街道上,我尽情地呼吸,轻松地漫步,我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再也不会不论什么一动,就出现地震来了的错觉,我感到活着真好,感到眼前的一切异常美丽温暖。老公到上海后,我们又去了杭州,在杭州逗留了几天,回到宝鸡。这时,宝鸡大街小巷的帐篷都还密密麻麻,两天后,来了一场雨,帐篷陆续拆除,人们回到了家,继续以往的生活。

     地震是天灾,是伤痛,只愿这种伤痛过后,人们的心灵不再麻木,珍惜生命,珍惜生活,更珍惜我们脚下这片土地。

                                                                                                                              2009-04-21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