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珠语时光

(*^__^*)

 
 
 

日志

 
 

这个冬天,我摔坏了胳膊  

2008-02-28 15:40:5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冬天,我摔坏了胳膊                 

                                               [文]爱弥儿

 近些年,由于全球气温变暖,冬天已难得见到满天飞舞的雪花。今年不同,冬至过后不久,天上就有意无意地下些雨,飘些雪花,直到女儿快放寒假了,可爱的雪花仍然欢快地飞舞着。我站在自家阳台上,望着眼前这个晶莹洁白的世界,心里无比地高兴,无比地激动。快到中午了,要去学校接女儿,我满心欢喜地跑下楼去。积雪覆盖的路面上,踩上去软软的绵绵的,给人地毯般的感觉。街上的人不算很多,他们像往日一样各行其事,不过比往日的节奏慢了几拍。汽车也走得很慢,身披雪花织就的外衣缓缓行驶。也许是这些年冬天的雪花来得不易,行走的人们几乎都不打伞,任凭可爱的雪花在自己周围飞舞着、旋转着,然后轻轻地飘落在衣服和头发上。眼前的景象,宛如一个美丽的童话,沉侵于其中,我感到清新而惬意。 

 离女儿放学还有点时间,我慢悠悠地走着 ,快到学校时,迎面走来一位大妈,穿着橘黄色的马甲,看样子好象是清洁工。大约在好几米远的地方,有个小小的斜坡,我看见大妈在那里晃悠了几下就坐在地上,大概是年纪大了,她挣扎了好一会儿也没站起来。这时,从那位大妈的身旁已经过去了好几个人,其中有一群中年男女又说又笑地旁若无事地经过,但没有一个人欲意将大妈扶起来,大妈依然在冰冷的雪地里跃跃欲试。我着急了,想走过去扶起大妈,脚下一快,还未走到大妈跟前,就“扑通”一声,重重地摔倒在地。就在这一瞬间,我的胳膊本能地支撑在地上,同时发出了“喀嚓”的一声脆响。也就在这时,大妈自己已经站了起来,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安慰我似的说:“这下雪天的,路滑……”,大妈说着又蹒跚向前走去,轮到我坐在那里半天起不来。由刚才的声响我猜测,胳膊可能骨折了,强烈的疼痛是我无力站起来。我坐在那里,当然也有人从我身旁走过,同样也不会有人将我扶起来。雪花无声地落在我身上,又无声地化去。原来在这个小斜坡上,雪花覆盖的下面,隐藏着厚厚一层冻冰,脚踩上去一不留神就会滑倒。我挣扎着站起来,用右手扶着好似已经脱离身体的沉甸甸的左臂,继续朝学校方向走去。这时有一位老大爷迟疑地站在我身旁,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大概是想帮助我,而终归没有上前来,但我依然在心里默默地感激他。

 由于家离学校不太远,每次接女儿,我几乎都不带手机,今天也没带。此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给老公打个电话。女儿估计已经放学了,不能让她大冷天的站在学校门外久等,我也应该尽快去医院。可是上哪儿找电话呢?摔坏的胳膊越来越痛,我强忍着疼痛向前走。这是一条大街,没有一家店铺,也就是说根本就不会有公用电话。这时,陆续有人从我身旁而过,他们的眼神怪怪的。对面走来一位年轻女士,我迎上去,尽可能让面部展现出笑容:“你好!我胳膊摔伤了,没带手机,能不能借你的用用?”这位漂亮的女士防贼似的看看我,随即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继续向前走,强烈的疼痛可能使我走起路来踉踉跄跄。迎面又走来一位女士,我鼓起勇气说:“大姐你好!我胳膊摔伤了,没带手机,能不能借你的给家里人打个电话?”这位貌似善良的大姐迅速看看我,吭都没坑声,匆匆走开了。这时,我的眼泪差点流出来,眼前洁白的世界似乎是污浊一片。我不再向任何一位路人借电话了。拐过大街,我看见一家药店,犹如见到了救星,疼痛也减轻了一半。我满怀希望地走进去,有位女店员正趴在靠门口的柜台上吃饭,我说:“你好!你们有电话借我用用吗?”“没有。”女店员毫不客气地甩过来两个字,我一下又像掉进了冰窟窿,真正地寒心啊!因为我明明看见在这位女店员的旁边就放着一部电话机。我不甘心,心存一丝侥幸继续说:“你们这里不是有电话吗?我可以付钱。我胳膊刚才走路上摔伤了,没带手机……”听到这里,店里其他职员的目光都集中到我身上,大概他们是在验证我说的话。很快,那位女店员就冷冷地说:“我们经理规定,电话不对外,你去其他地方找吧!”(写到这里,我禁不住落泪,不是为我摔伤的胳膊,而是为了如今人们那冷漠、无情的心)

 走出药店,我一阵阵心寒一阵阵心痛。我不明白,现在的人们到底是怎么了?在这里,我真想大声地呼唤:“麻木的人们啊!你们何时才会醒来?”

 强烈的疼痛使我走起路来踉踉跄跄,最后,终于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找到了公用电话,这时距我摔伤胳膊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我抓起电话,刚刚拨通老公的号码,伤心的泪水就狂涌而出。就在这半个多小时里,我就像走过了一个世纪,漫长而煎熬。当我再次走到学校时,学生们几乎都走了,女儿站在寒风中等着我。往日,女儿看见我接她,远远的就会扑进我怀里。今天,女儿还未走近,我赶紧说:“妈妈把胳膊摔伤了,不要靠近。”年幼的女儿当然不知道“胳膊伤了”到底是什么样,她睁大眼睛不解地问:“疼吗?”我说:“疼啊!疼的很厉害。”看到我痛苦的表情,平时爱蹦蹦跳跳的女儿也安静多了。老公驱车赶到后,我们就径直去了医院。  

 这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医院的病人依然穿梭来往,医生们也没有下班。我们挂了骨科,医生说,今天全是摔伤的,他忙了整整一上午,饭也顾不上吃。我的胳膊已经一点不能动,肿得像大腿,衣服也脱不下来。医生见我如此疼痛的样子,就说:“你这个可能要住院,好象是骨折了,先去拍个片子吧!”一听住院,老公的神色就凝重起来,我前段时间刚住过院啊!

 拍片子的人也不少,病人连同家属满满地挤在走廊里。女儿跟在我们后面,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未知的世界。陆续有病人走来,都是摔伤的,有的是胳膊、手腕,有的是腿。片子出来后,医生肯定地说:“是粉碎性骨折,比较严重,得住院。”

                 

                        2008-2-14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